设为首页收藏本站
扫描小程序二维码发布信息

成都生活网

 找回密码
 注册

QQ登录

只需一步,快速开始

搜索
城市大秀场
查看: 2854|回复: 0

四川深山藏神秘“矿场” 比特币“寻宝”大揭秘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7-2-22 09:03:19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 对于普通人来说,比特币是神秘事物。本质上,比特币是一种通过特定程序经大量运算产生的数字货币。作为全球最热门的虚拟数字货币,令人没想到的是,挖比特币的“矿场”,目前正散落在中国的一些偏远地区,如西南地区的深山或北方大漠。

  近几年,大量“矿场”扎堆四川深山中,尤以康定为代表,主要看中了这些地区的水电优势。同样,另一些“矿场”也选择大渡河附近具有水电优势的乐山市马边彝族自治县。近日,《每日经济新闻》记者实地探访乐山当地的比特币“矿场”,欲揭开比特币矿场的真实生态。

  何为比特币?

  比特币是一种通过特定的程序经过大量运算产生的数字货币。据了解,2008年一个网名为“中本聪”的人提出“比特币”概念。2009年,全球首款比特币算法软件出现。接入网络的电脑只要运行软件,完成运算任务,就能获得一定数目的比特币。不过,软件会自动控制任务的难度,以此保证比特币的产生速度。现存比特币数量越多,获取新的比特币难度就越大。据估算,到2140年,比特币总量将达上限——2100万个。

  今年年初,已诞生8年的比特币价格站上新高点,在1月5日时一度达到8895元。随着央行进驻国内三大交易平台“约谈”,比特币闪崩随即开始,1月10日数据显示,币价一度跌至6347元。1月11日时,一度跌至5400元左右。春节后,比特币价格有所回升,截至2月21日9点5分,比特币价格上升至7231元。

  实地走访

  比特币世界存在一个特殊的环节——“挖矿”。顾名思义,就是像挖矿一样去“挖”比特币,比特币“矿机”聚集地也因此被称为“矿场”。在四川省马边彝族自治县,上万台比特币矿机“深藏”在山区里的数家水电站中,昼夜不停地进行着“挖矿”计算。一些当地居民,从对数字货币一无所知的门外汉,变成了比特币的粉丝。

  从今年1月初至今,由于央行监管政策收紧,并进驻国内三大比特币交易平台,此后比特币价格剧烈波动,比特币成为外界关注的焦点。远在马边的“矿工”们,也和其他人一样密切关注央行的政策变化。

  现场:机房中刮起“暴风”

  从乐山市出发,驱车三个半小时,一路经过曲折的盘山公路,记者终于来到天嘉网络科技有限公司(以下简称天嘉网络)位于马边彝族自治县的比特币矿场。坐落在大渡河支流旁的天原集团芭蕉溪水电站,是天嘉网络最大比特币“矿场”所在地。记者了解到,出于节省铺设线路成本以及用电便利性方面的考虑,比特币“矿场”大多直接建在水电站内部。

  打开“矿场”机房的一刻,巨大的声浪瞬间涌来。千台矿机同时运转,散热扇的噪音让人感觉如同掉入了愤怒的蜂群——机房中音量达到95分贝,数千个ASIC芯片正拼命工作,运算破解着“哈希谜题”并获得比特币奖励。

  作为一种虚拟数字货币,比特币通过特定程序的大量运算产生,这一过程被“矿工”们称为“挖矿”。挖矿,实际上是利用计算机破解一道与记账相关的数学题——“哈希谜题”。矿机24小时不停地进行哈希碰撞,争夺区块链的记账权。谁记账,生成的比特币就归谁。

  “这个机房有将近1500台矿机,是目前我们这里最大的一个机房,每天能挖出将近10个比特币。”在机房中,天嘉网络的“矿场”运营班长雷科扯着嗓子向记者说道。机房外,几位“矿工”蹲在地上,用电动吹风机给矿机清灰。按照规定,“矿工”们每隔1小时就要对机房进行一次巡逻,昼夜不断,以便及时发现掉线、过热的矿机并进行修复。

  心声:“哪里电价便宜就去哪里”

  天嘉网络在马边的矿场,只是众多比特币矿场扎堆西南深山的一个缩影。此外,更多的比特币“矿场”设在大渡河旁的另一座小城——康定。

  “好比特币”COO吴广庚对记者表示,目前在康定,拥有比特币“矿场”的公司超过20家,几乎在当地形成了一个产业链。在那里,即使是送快递的小哥,对比特币行业的发展也十分了解。随着落地康定、马边的比特币“矿场”日渐增多,自2015年起,四川比特币矿机销量便冲到了全国第一,占全国总量的近三成。据悉,全球最大的比特币矿机销售商,只在全球两个城市设有维修点,康定就是其中之一。

  比特币“矿场”为何会对四川山区“情有独钟”?雷科指出,主要的原因是用电成本低。矿机运转需要大量耗电,电费成为“矿场”运营的最重要开支。在上述背景下,2013年底,原以水电站经营为主的天嘉网络开始经营比特币“矿场”。到了2014年,康定的各个中小水电站也陆续与比特币“矿场”公司合作,大大小小的比特币“矿场”雨后春笋般出现在四川山区中。

  谈到国内“矿场”的发展史,BTC123市场总监崔德民向记者表示,比特币刚兴起时,还没有大规模集中的“矿场”,最早从业者用的都是计算机显卡挖矿。由于单个显卡运算速度慢,又是居民用电,“有时一年挖不到一个比特币,还抵不上电费,显卡也很快就报废了。”

  如今,比特币的“挖矿”环节逐渐往中心化、规模化发展。据悉,目前比特币全球算力的70%都集中在中国。除西南地区的水电站外,西北地区的火电站、甚至风电场,都成为中国比特币“矿场”主们寻求合作的对象。“哪里电价便宜,我们就去哪里。山里面电价低,噪音好处理,同时气候也比较适宜。所以综合考虑下来,矿场一般以承包水电站的形式来建设。”雷科这样阐释“深山藏矿场”的逻辑。由于枯水期的存在,经营这些依附水电站的比特币“矿场”,有一些还要经历一个重要环节——迁徙。

  在水电站的时间久了,雷科这样的“矿工”渐渐和周边居民打成一片。久而久之,一些居民也开始关注起比特币来。一位当地人表示,接触到比特币后,他自己也在家里设置了一个矿机,“每天能有将近2块钱的收益。”要玩转比特币,需要随时了解最前沿的金融资讯,包括央行监管政策、区块链技术、计算机知识、甚至编程技术……在探访过程中,记者碰到的几位当地居民,对央行最新的监管政策竟然十分熟稔。由于央行的监管态度对币价有直接影响,这也是最近每一个比特币从业者都在关注的热点。

  到了夜间,大部分人沉沉睡去。夜幕笼罩下的马边河依旧奔腾,芭蕉溪矿场里,不同型号的矿机仍在奋力运转,在另一个虚拟的世界里不停地进行“哈希”计算。像雷科一样的“矿工”仍要定时起床巡逻,机房里绿莹莹的光,在黑暗中闪烁跳跃,似乎在打造一个新的时空。

  盈利现状

  5800多台“矿机”

  一年利润不到200万

  比特币的产出环节,“矿场”如何运转,盈利情况如何?外界尚难知晓更多。比特币“矿机”24小时不停地进行哈希碰撞,是为了争夺区块链的记账权。谁记账,最新生成的比特币就奖励给谁,这就是“比特币之父”中本聪最初的设计。近日,记者深入现场,实地了解天嘉网络比特币矿场的运营状况,算一笔矿场的“经济账”,亦是对行业的矿场运营进行一次管窥。

  电费占经营成本六七成

  天嘉网络的芭蕉溪水电站矿场,是乐山市目前最大的比特币矿场,四个机房里摆放着超过5800多台比特币矿机,拥有40多个P(petahashes)的算力,每天能“挖”出近27个比特币。按照当前比特币市价折算,该矿场一天产值近20万元。

  不过,为了获得这20万元,矿场花销不小,有近半是成本支出。经营一家比特币矿场,每个月最大开支是电费,占到经营成本的六七成左右。与之相比,人工成本、宽带费、场地费开支等相对较少。当然,矿场主最初搭建机房时、布置散热系统、购买矿机费用都不菲。据雷科介绍,整个矿场5800多台矿机,整体投入超过了6000万元。

  “这么大的投资,不可能全部由矿场主来承担。实际上,一些矿机也不是我们的。业内采用一种‘代管’模式,比如你买了几台矿机放在我这里,我们收取一定服务费,降低了成本,对冲风险。”雷科对记者表示。

  目前,整个矿场的盈利状况如何呢?据工作人员介绍,芭蕉溪矿场每用1度电可产生3分钱的利润。记者按此计算,该矿场一天用掉16.8万度电,每天产生利润为5040元,预计矿场年利润能达到184万元。

  币价是矿场盈利晴雨表

  按照理论计算,一个像芭蕉溪这样的中型比特币矿场,年收益能达到将近200万元。不过,矿场的投资回报,还要考虑币价的波动、比特币产量周期性减半,以及挖矿难度系数变化等多种因素。

  挖出的比特币想要变现,最终还得投向市场。因此,币价高低直接决定了矿场收益,是矿场盈利情况的“晴雨表”。不过,每个矿场都有自己的交易风格。由于币价波动,每个矿场选择变现时机不同,取得收益也不一样。

  币价也是最真实的行业景气指数。在2013年比特币的风光时刻,每枚币最高达8000元。而到了2015年初的行业低谷,每枚比特币价格一度跌到900多元,“很多矿场公司一夜之间就倒闭了,市场极其惨淡。”

  影响矿场营收的另一个因素是记账奖励递减。按照中本聪的算法,比特币每隔4年会发生一次产量减半。与之相应,矿场挖出的币大幅减少。最近一次产量减半发生在2016年7月,下一次减半将发生在2020年左右。不过,由于减半时间可以预测,矿场都会提前做好相应的准备措施。

  矿工故事

  从水电站“跳槽”

  他一头扎进比特币“矿场”

  作为乐山本地人,在成为比特币矿场运营班长前,雷科一直跟着老板做水电站生意。2013年前,他几乎不知道“比特币”为何物。由于水电站效益不景气,但水电开发又和比特币矿场有天然联系,他的老板决定改行经营比特币矿场。雷科也“跟着老板一头扎进去,什么都得重新学。”如今,雷科已算是比特币和区块链方面的行家之一。

  在颠簸的山路上,雷科在车里和记者聊起了刚转行时的经历:公司起初做比特币服务器托管,自己就边做服务边学习——刷行业论坛、门户网站,学习什么是区块链、哈希算法……“我那时学到最宝贵的一点,就是不排斥新事物。”谈及此,雷科十分感慨。

  没接触比特币前,他对央行的货币政策不甚关心。如今,矿场高管们每天都要浏览央行官网,查询最新监管政策动态。而矿工们也要随时关注币价走势,矿机型号更新换代。

  转行之初,家人没听说过比特币,去网上一查,一些新闻将比特币和“传销”、“骗局”等字眼相联系,让父母十分担忧。雷科只好向父母解释,比特币在美国被认定为一种大宗商品,就像原油、稀土、农产品一样。经过耐心解释,父母最终认可了儿子的新工作。

  当记者问到比特币行业和传统水电行业最大的区别,他沉思后说,“现在有一些人说比特币是空中楼阁,我想凡事只要存在,就有它的价值。我个人还是很看好这个行业,也希望更多的人能真正了解它。”

  在雷科看来,很多人接触比特币后,都表示“看不懂”,确实因为该行业有一定门槛。但他觉得,普通人没必要去了解比特币的创建原理、运作机制。就像大家都用互联网,但有几个人知道TCP/IC协议呢?他觉得,比特币的发展还需找到更好的普及点。“比特币最终也不可能成为一种法定货币。我想,它在中国最好是被当成大宗商品得到承认。等到那一天,我们从业者也能有法可依,心里踏实。”雷科认为。

发表回复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